首页 > 专家访谈 > 郝振省:新技术 新体制 新业态

郝振省:新技术 新体制 新业态
来源:中国新闻出版广电报       2020-07-27 16:12:06      浏览次数:       [ ]

打印 收藏 分享到:

  □中国编辑学会会长 郝振省

按照《新闻出版广播影视“十三五”发展规划》目标,5年来我国舆论传播力、引导力、影响力、公信力明显增强,出版传媒产业稳步上升,公共文化服务全面升级,数字化转型快速推进,保障国家文化安全能力继续走实,走出去战略不断深入。其中主题出版等九大工程成果显著,传统出版与新兴出版融合发展项目进展顺利,全民阅读、盲文出版、数字农家书屋等重大公共服务项目效果明显,“丝路书香工程”等走出去工程不断拓展。“十三五”期间还完成了新闻出版领域的机构改革,由中央宣传部统一管理新闻出版工作。正是“十三五”规划的科学布局与奋力实施,为实现我国全面建成小康社会提供了有力保障。

纵向看,“十四五”阶段与“十三五”阶段有着不同的历史责任。“十四五”是在全面建成小康社会基础上开启全面建设社会主义现代化国家新征程的第一个5年。如果说“十三五”是我国实现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的决胜期,那么“十四五”可以说是我国现代化国家建设的开创期。横向看,“十四五”阶段我国所处的发展环境发生了巨大变化。当今世界正经历百年未有之大变局,新一轮科技革命和产业变革蓬勃兴起。“十三五”时期,经济全球化深入发展,“十四五”时期,则要面临保护主义上升、世界经济低迷、全球市场萎缩等诸多问题。在如此的纵横维度之下,进入到新发展阶段的中国,赋予了出版业不同的时代机遇和责任担当。

首先,科学技术对生产力各要素的渗透速度加快,渗透程度加深。在出版领域,科技不仅扮演了第一生产力的角色,而且已经快速渗透到生产工具、劳动者、劳动对象三者之中。以数字技术为例,与传统出版业的结合,催生了数字编辑系统、数字产品编辑、包括大数据在内的数字内容,这种生产力内部要素融合的结果,自然体现在数字产品和数字服务层面,因此在“十三五”时期产生了数字编辑、数字编辑系统、数据库出版、有声书出版等新兴出版业态。在“十四五”时期,科技的渗透速度将进一步加快,程度将进一步加深,效果也将会前所未有地体现。以数字技术、互联网技术为代表,技术从研发到应用的节奏会越来越快,其实在新冠肺炎疫情抗击期间,就能够看到这种趋势,在线办公、在线阅读、在线听书、在线娱乐、在线教育等都已成为常态,诸多数字技术应用好像“忽如一夜春风来”,其实科技的渗透早已“随风潜入夜”,疫情的出现,只是在客观上加快了数字化的进程。“十四五”时期,新一轮技术革命将进一步深化产业变革,以5G技术为例,技术推动图像和视频传输速度提升,这就使原来以文字和图片为主的出版内容将在“十四五”时期发生变化,形态丰富的视频、音频、虚拟图像等都可能成为新出版内容。读者(用户)的阅读习惯也会做出相应改变,数字阅读的模式将会更丰富。

其次,生产力对生产关系的决定作用,体现为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在疫情期间,出版业提供的在线教育、学术资源、数字音乐等产品和服务,在教育、行政、娱乐等方面发挥了重要作用,事实证明:生产力的扩展和溢出,会相对自发产生满足社会需要的出版产品和服务,是一种无意识的、自发的市场行为。而生产关系则需要有意识去调整生产力的发展方向,这就需要对生产力发展做出布局。“十四五”期间,出版业在文化服务、文化安全、文化权益方面的保障作用将更加明显,应有更具约束力的相应措施;出版业在数字内容、数字人文、数字经济方面的拉动作用将进一步凸显,应有相应的鼓励措施;对现代企业制度建设、法人治理结构等问题,应有更清晰的方向,更深入的推进,企业的公司制、股份制改造不仅是一种薪酬制度的调整,它还关系到市场主体地位的确立与活力、关系到出版生产力的内在动力与外在拓展;出版业在对外传播、对外交往、对外合作方面的引领作用将进一步凸显,在建设人类命运共同体的实践探索中,出版业的独特作用应予以重视和更充分体现;在科研创新、成果保护、学科建设方面,出版业将发挥更加有力的支撑作用,科学、科技、科研将与出版结合得更加紧密,出版理应成为先进生产力输出的最畅通渠道。“十四五”期间,出版业的作用将更加深入地服务于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

最后,生产关系对生产力的反作用将更多地体现为人的现代化。正像上层建筑对经济基础的作用力一样,出版业的管理体系和架构,将对出版业及相关行业的从业者、消费者都产生深远的影响。大量的互联网公司凭借灵活的机制和强大的人才队伍,将互联网技术应用与传统出版内容相融合,通过对出版内容的再加工、深加工、创造加工,凭借生产关系赋能的政策红利和科技红利已经赚到了融合发展的“第一桶金”,例如喜马拉雅FM、荔枝微课、知识星球、得到、混沌大学、樊登读书会、吴晓波频道等,都能够看到这样的财富积累过程。事实上出版业的管理机构与生产关系已经针对新型出版生产力做出了积极的调整。结果是,出版领域的知识生产主体,从作者和编辑开始扩充到讲书人、领读者、自媒体创作者等等。在劳动者群体和生产资料已经发生变化的背景之下,生产关系也作出了相应调整,《文化体制改革中经营性文化事业单位转制为企业的规定》《支持民营企业改革发展意见》等一系列文件的出台,还有最近习近平总书记主持召开的企业家座谈会,都将对出版业的国有文化资产管理、公司制股份制改革、收入分配等问题产生积极推动作用。

生产关系对生产力的反作用,将最终作用和体现在人的身上,具体而言就是生产者和消费者的现代化。正像疫情促使人完成了数字化,生产关系对生产力布局的结果,在生产者群体体现为出版业从业者的数字化转型,数字编辑、网络营销、在线教育领域的专业人才队伍大量充实,这就要求“十四五”期间,要保障数字出版人才队伍的稳定和坚实,对出版人才队伍的职称职务、教育培训、权益保障等,都做出更加有力的响应和支持。对出版业的消费者群体而言,出版业的产品和服务将实现更多的引领作用,这也就要求,出版业对自身产品和服务做出更加严格的管理。相信在“十四五”期间,对数字化阅读产品的质量控制,会更加严格。有关部门已经发布《网络信息内容生态治理规定》《互联网直播服务管理规定》《关于进一步加强网络文学出版管理的通知》《报纸期刊质量管理规定》,以及正在修订中的《图书质量保障体系》等等,都可以看出“十四五”期间的出版物,质量管控越来越严,而这样做的直接受益者,就是出版物的消费者,这就保证了出版业知识传播、文明传承、引领价值、支撑精神、坚守信念的核心作用。

习近平总书记提出,我们要逐步形成以国内大循环为主体、国内国际双循环相互促进的新发展格局。“十三五”已经为出版业的创新升级奠定坚实基础,相信“十四五”时期的出版业,会在新发展格局中发挥更大的作用。

上一篇:周蔚华:“十四五”时期中国出版的特殊使命
下一篇:返回列表